此处显示 class "clear" 的内容
新闻动态

  • 还原“教父”糯康中国最后轨迹 遗书内容曝光

    发布:admin 浏览:
     

      还原“教父”糯康中国最后轨迹 遗书内容曝光教父糯康:最后的末路

       核心提示:

      微笑这是本周五,湄公河105惨案犯罪团伙主犯糯康,在押解往刑场,执行死刑前,留给人们印象深刻的表情。自从被抓捕移交到中国以来,这样的表情频繁出现在移交仪式,庭审现场和采访画面当中。这样的微笑背后,是一个让13名中国船员淌血湄公河的大毒枭,也是一个临刑前希望与子女相见的普通父亲。本周,央视《面对面》专访云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总队长赵彪和云南省看守所所长陆永昌。让这两位与糯康近距离接触200多天的警官,解读这些表情,还原糯康在中国最后的轨迹。

      以下为2月3日播出的节目实录:

      【正文】

      【监控画面】民警坐在糯康周围

      以劫持船只罪判处无期徒刑,决定执行死刑

      【解说】

      七八个民警轮流看护,聊天,甚至递烟、递水果。过去几天,糯康的监室内一直是这样的场景。这样的特殊对待,只因为2月24日,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,递到了糯康手中。这份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,让糯康知道,自己的生命正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。

      【同期】访谈( 2月24日画面)糯康表情

      宣读死刑复核书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在知道自己的死刑复核这样的一个裁定之后,他表达了什么样的意愿?

      陆永昌:死刑复核裁定后,没有表达更多的意愿。因为平常糯康这个人,表面看似他显得很沉稳。但是从内心来讲,他还是有一种紧张、焦虑不安。24日就宣布了,在宣布的时候,翻译把这个结果告知他了。

      记者:告知他之后,他有什么样的状态?

      陆永昌:整个变化就是,整个出现了激烈的胃肠反应。

      记者:指的是什么?

      陆永昌:出现肠胃痉挛。这是一个。第二就是出现了血压升高,这是出现第二个问题。再一个就是出现在晚上,由于紧张焦虑,他睡眠不太好。我们看管的民警从监控看到的是睡眠,就是晚上不是那么很容易入睡。

      【解说】2

      死刑不可逆转,难以入眠的糯康,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子女,并申请会见。

      【同期】直播间专访

      糯康:这两天睡不着,想多了,想多了睡不着,想我妈。

      翻译:他被抓的时候,他母亲还不知道,怕知道了以后受不了。

      按照涉外程序,昆明市中院及时通知了泰国、缅甸驻华领馆,并联系糯康、桑康、依莱、扎西卡四名罪犯的近亲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陆永昌:前天晚上跟他面对面地交流。

      记者:你问他什么呢?

      陆永昌:主要是问他还好吗?身体情况。

      记者:他怎么说?

      陆永昌:好。只会说一个字,好。然后就问了你家里面有几个人,他直接伸出两个手,十个。然后他就带我进去。我不是到监室跟他交流的吗,进去以后,他就把他藏着的照片,他把他的照片带出来,一张照片是10个孩子的照片。专案组提供了照片,随身交给他,他可以看。思念家人可以看一看。

      【解说】3

      2月28日,原定的会面日,四个犯人当中,只有糯康的家属没有出现,其所在国的领事馆也未派人探视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因为这10个子女是他之前要求希望能够见到。

      陆永昌:他要求见他的家人,家人没来。

      记者:他当时表现了什么样的情绪?

      陆永昌:还是有点失望的。应该说。

      记者:(之后)有没有提出再见他们的要求?

      陆永昌:没有,他没有提。

      记者:我看这四个人在临刑前都写了遗书,糯康写了吗?

      赵彪:也写了。

      记者:写了什么呢?

      赵彪:昨天晚上交给我们民警,这个主要的意思还是对子女的牵挂,还是希望他们好好地生活。

      【同期】新闻直播间专访

      糯康:我觉得我是个好父亲,我随时为我妻子女儿,为他们着想,有钱我就交给他们,拿给妻子,让女儿子女,供养他们去读书,希望我的子女不要像我一样,望他们好好读书,有一份工作,生活就行了,要像我一样。我也是怕死的,我也想活。【解说】4

      活命,是除了见到子女外,糯康在本周最大的欲望。

      糯康:判得重了,家里面有的钱,都拿来帮助死者家属了,现在我请求中国政府,放我回去。

      【解说】交钱赎命,这是糯康过去几十年来在金三角的生存法则。但他没有料到,2012年5月10日,他从老挝登机,押解到北京的那一刻起,就已远离他的生存规则,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,为自己的罪行付出生命代价。

      【现场】飞机落地首都机场 交接仪式

      对糯康执行逮捕 ,看守所羁押

      【解说】5

      2012年6月28日,糯康被送至云南省看守所。此后便是长达近半年的诉讼审判阶段。糯康在中国的最后300多天中,百分之九十的时间,都看押在云南省看守所。这个外籍大毒枭,也成了该所看押过最重要的犯人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糯康关押在您的管辖范围之内,让您最揪心,最紧张的是什么?

      陆永昌:因为这个案情非常重大,案犯非常重要,整个案件关押时间也算9个多月的时间了,让我感到最紧张的就是,整个民警的工作压力非常大。

      记者:压力体现在哪儿?

      陆永昌:压力体现在非常担心可能出现的身体的疾病。如果发现不及时,监测不及时,就会身体上出现意外。

      【解说】6

      尽管糯康等人因贩毒积累下不少身家,本应有着优越的生活,健康的身体,但刚进看守所做完体检,结果却令人吃惊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赵彪:我担心发生意外。

      记者:担心什么?

      赵彪:因为这些人长期在深山老林,在那些地方活动,饮食不规律,饱一顿晚一顿,也不科学,营养搭配也不好,程度不同的都患有多种的疾病。比如说他喜欢泰拳,泰拳打得好,但是他有强壮这一面,强势这一面,精通武器这样那样,但是他本人的身体,内脏,内部的这些东西他并不是像他外表那样一样的强大。

      记者:他哪儿最薄弱?

      赵彪:他主要是内脏,内脏主要最大的毛病他主要是血压,血压偏高,你得要吃降压药了,我们民警医生,把药送到他手上,看着他吞服下去完了以后才行。

      【同期】纪实

      记者:这是医务室?

      陆永昌:对,这是医务室。

      记者:糯康来过吗?

      陆永昌:来过,之前案犯都来过,这是属于抢救的设备,这些设备都还是贵的。还有这些你看,紧急抢救的心脏除颤,还有这个心电,心电图,我们每天都要给他定时地监测,监测了整个身体心,心脏的变化,因为其中有两个,像依莱、桑康这两个是有严重的心脏问题,心脑血管方面的问题,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。

      【解说】7

      在医疗监护下,糯康等人的生理状况开始好转。这也是之后的诉讼审判得以顺利进行的基础。2012年9月20日,湄公河105惨案一审开庭。当天,糯康出庭,却对罪行矢口否认,庭审变得复杂。然而庭审结束,法庭上神情淡定的糯康,回到看守所时,却是另外一副样子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陆永昌:他每次在提讯后表现出极度的焦虑紧张不安。

      记者:您一直在提紧张焦虑和不安。

      陆永昌:对。

      记者:有什么最突出的例证?

      陆永昌:最突出的就是从他的面部表情,没有微笑的面部表情。

      记者:您最经常看到他的面部表情是什么样的?

      陆永昌:面部表情就是没有笑容。有时候胡子不刮。我们不是要求每个在押人员都需要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他胡子不刮呀。还有,不跟其他人过多地交流,只有简单的,不说话,坐在自己位置,只会拿一本书看看。

      【解说】8

      糯康向来沉默寡言,喜怒不形于色。看守所的警员们也不能保证完全知悉他的内心想法。只能多做沟通疏导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他表情凝重的时候,你没有一点点心慌,觉得摸不透他?

      陆永昌:这个时候就是我们要安排,我们的民警就要加班加点了。这时候我们翻译跟他做一些开导。就是陪着他,他想说的话,就陪着他聊一些。

      记者:说一些什么呢?

      陆永昌:只能说一些简单的吧,因为语言不通,更多的不能说。最多就是家庭呀这些问题。

      记者:心理疏导是从时候开始的?

      陆永昌:心理疏导从整个关押进来,就开始对他疏导了。

      记者:主要是哪方面的疏导?

      陆永昌:主要疏导就是要积极地配合,积极地配合我们整个办案机关,配合整个专案组,整个侦查人员,把他所犯的罪行交代清楚。

      记者:他一开始接受这样的疏导吗?

      陆永昌:他开始是不接受的。

      记者:不接受的反应是什么样的?

      陆永昌:我们的翻译就是对他的疏导是什么呢,如果不服一审判决的话,会告诉他,按照中国的法律,你可以上诉。只能告诉他这些,要面对,面对现实。

      【解说】9

      2012年9月21日,一审开庭第二天。糯康一反前一日的态度当场悔罪。11月6日,昆明市中院进行一审宣判,认定糯康故意杀人、运输毒品、绑架、劫持船只等罪名成立,数罪并罚判处死刑。糯康不服,当庭表示上诉。12月26日,在二审结束后,昆明市中院做出终审裁定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您觉得什么样的时候,他才开始在接受自己的罪行

      陆永昌:应该说二审以后。

      记者:有什么表现吗?

      陆永昌:在监所里面整个活动还是有说有笑的,只能从外观这样去看。从他整个的表情,乐观,逐步乐观。因为一段时间他整个在里面是不说话,不跟其他人员沟通。随着后期,二审下达了以后,逐步逐步地,他整个心理还是有些细微的变化。

      记者:觉得他轻松了。

      陆永昌:感觉整个庭审完了,感觉也是从此告了个段落。轻松了。

      【解说】10

      二审宣判后,糯康的情绪渐渐稳定。在看守所里,他喜好看佛教书籍,也学会了看中文电视节目。放风时锻炼身体,还打过泰拳,被管教制止。因为和中国籍犯人同处,学会了简单的中文。而规律的作息、医疗保障让他的身体逐渐恢复,关押期间,体重增加了近20公斤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在案件上表现出来他很凶残,实际上他在看管期间,他的性格您会怎么评价?

      陆永昌:人与人之间,应该说给他一些关爱,给予他一些关心,身体上的一些不适,及时给他救治。这样,他整个在关押期间,应该说随着后期,整个他是表现非常好的,没有违反任何监规。还是跟同监室其他人员和睦相处。对我们的民警每次对他的接触,比如说每次患了病以后,对他的救治,他很是心存感激。

      记者:这些他有什么样的表达吗?

      陆永昌:他的表达就是双手合一,就是向你举一个躬,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。

      记者:对于糯康和他的团伙,我们在看管过程当中,有没有特别地照顾?

      陆永昌:我们对他们在饮食上,身体上,给予一些照顾。包括你刚刚进来的时候,他不是没有衣服吗,夏天,6月份关进来的没有衣服,我们给他买了衣服。过到冬天,因为天气变冷了,我们又买给他冬天穿的衣服。然后他的伙食上,给他做了调整,尽可能尊重他的一些民族习惯。吃得有一点营养,身体上出现毛病了,每天定时地监测。对他们的待遇,有时候我们民警都达不到这样。

      记者:那不会担心说公众会觉得说对于这些外籍的在押人员,我们不会太好了吗?

      陆永昌:但是你说那么大的案子,不但是对其他重刑犯,对其他在押人员,我们民警都是这样,但是外界不知道这样的情况,对其他在押人员的身体健康,人格尊严是非常在意的。

      【解说】11

      与糯康的境况相比,同样的200多天,看押他的警员们却常常劳累过度。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记者:刚才您说他在这儿长了20公斤,您瘦了多少斤?

      陆永昌:应该说不但是我了,我们的民警都一样。都因为这个案子,基本上整个民警,整个所里面没有节假日,没有休息日。然后,我们整个民警加班,基本上熬得身体已经极度衰弱了。今天不是刚刚完以后,我就留下一部分值班民警,其他岗位上的民警去修整了。

      记者:我看您刚刚站着不断地在揉自己的腰。

      陆永昌:主要是太劳累了。

      记者:这是您当这个所长以来最劳累的日子吗?

      陆永昌:也算是最劳累的日子。因为这个案子当中因为他生怕出问题,当班期间出问题。我们的民警紧张到已经是晚上睡不好,休息不好,睡不着。为了这个班父母病了,没人,我们民警回不了家去照看。

      记者:在这三百多个日日夜夜里面,您是不是特别害怕接到陆所长晚上给您打电话?

      赵彪:很怕,特别是晚上半夜三更,电话一响,生怕在押人员出现什么意外情况。

      记者:我们有没有做一些什么样的预案?

      赵彪:有。

      记者:什么样预案?

      赵彪:有,各种预案都有。比如说得了急性的这些病怎么办,怎么处置,比如说发生了自伤自残的事情,都有一套的预案的。

      【解说】12

      本周,随着糯康等犯人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,死刑执行倒计时的表针开始转动,云南省看守所已经紧绷了半年多的弦,被继续拉向极限。(插监控画面)

      【同期】

      赵彪:我们是每天24小时分三班倒,每班有7个民警,一个翻译,8个人,就看,看护着他(糯康)。

      记者:为什么非要8个人?

      赵彪:主要是考虑我们民警有的时候时间长一点,一个班弄几个小时,完了以后怕疲劳了。

      记者:我们看到监控录像里,这8个人几乎是轮番在跟他说话,为什么?

      赵彪:这个就是疏导他,缓解他这种紧张的心情,恐惧的压力,找点事情,找点话题跟他谈谈。比如说糯康这个人物,他对武器这一方面,谈到这个话题他很感兴趣,各种枪支弹药他很熟悉,如数家珍。还有就是对汽车,汽车的话哪个品牌什么性能,耗油量多大等等,他都是,一个是很感兴趣,另外一个能聊聊这些他感兴趣的话题,他也就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      陆永昌:最近这两天,都是民警陪着他,尽量跟他聊天。睡眠的时候,他想睡的时候,我们民警就不跟他聊了,就让他很安静地去睡。民警就在他旁边看着他,万一他身体哪儿不舒服,及时有医生可以对症地处理。昨天晚上不是刚刚临睡的时候血压还是高的,当时他睡着了,刚刚睡着,既然他很不容易入睡,那睡着的话,那样就让他入睡,3点钟醒来以后,给他吃了降压药。然后今天早晨,基本上已经恢复正常了。

      【解说】13

      本周,为了避免糯康等四名罪犯因心理波动,出现过激行为,四人均被单独关押,民警也整夜近距离看护。在糯康的监室之外,还摆放了一套应急急救设备。

      【同期】纪实

      陆永昌:像这个是推到了用于急救室,二十四所门口用来急救,包括氧气瓶。糯康集团这几个案犯都有心脑血管方面的毛病,你看我们配制的心电监护仪,然后有情况经常还要带到这儿睡着监测,拷这儿。

      记者:这两天他们做了多少次检查?

      陆永昌:这两天每天最少两次。

      记者:每天最少两次。

      陆永昌:最少两次。昨天,应该说昨天晚上,其中像依莱还带到这儿来抢救。心脏出了一点问题,紧张吧,因为他休息不好,或者这个。

      记者:他内心焦虑都会有影响。

      陆永昌:他休息不好,昨天(2月28日)是这样,他的家属,桑康跟依莱家属不是来了嘛,家属来了包括李司光(音)来了,做了护监,整个心理互相之间变化更大,变化一旦大以后,回来以后昨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些变化,身体上。

      记者:发生的变化是什么呢?

      陆永昌:就是他出现心慌、胸闷,出现心脑血管方面的矛盾,所以说我们组织了进行抢救。

      记者:抢救了多长时间?

      陆永昌:抢救了半个小时吧,也观察了一个小时,然后把他送护监护室。

      记者:今天上午这四个人的身体状况都是正常的是吗?

      陆永昌:今天整个他们的身体状况都还是非常正常的,只是血压有点偏高。

      【解说】而除了医疗设备,关押糯康的监室墙壁也做了特殊处理。

      记者:这个墙是防撞墙?这里面应该也是这样的?

      陆永昌:都一样的,里面的都是一样的。

      记者:今天(3月1日)中午他就在这吃吗?

      陆永昌:对,今天中午民警打进来给他吃的。

      记者:他就坐在这儿?

      陆永昌:对,中午坐在这儿。我们民警打来饭给他吃,吃得还是非常好。

      记者:中午吃的什么?

      陆永昌:有他本人喜欢吃的猪肉、鸡肉、鱼肉,这些都可以。

      记者:是傣族风味的一些特殊,为他制作的菜肴?

      陆永昌:也不算是全部都是傣族风味,他吃的是鸡肉、鱼肉。

      记者:他今天(3月1日)没有提特殊的要求吗?

      陆永昌:在饮食上他没提出特殊的情况。那么这些都是,他们一般喜欢常规,喜欢吃点猪肘之类的,猪头肉,这些都给他尽量满足。

      【音乐】看守所空镜+押运前看守所外武警 法警等准备

      【一组现场】

      糯康微笑,宣布带走糯康,押出上警车,关门,车队空镜。

      【现场串场】

     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两点三十分,湄公河105惨案的四名犯人糯康、桑康乍萨、依莱、扎西卡被带上我身后的车队,前往刑场,接受注射死刑。此刻,我想起了那句曾经写在湄公河惨案专案组办公室小黑板上的一句话,13位中国船员,伟大的祖国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负责任的交代,而在云南明媚的阳光里,这个承诺终于兑现了。